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文化热点
楚门镇文化站社会化运营案例
来源:《汇聚文化的力量》 日期:2018-09-30

  背景:
  乡镇综合文化站作为基层文化综合体,是面向城乡开展综合性文化服务最重要的基层文化设施。加强和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必然要加强乡镇综合文化站建设。
  然而由于服务理念、人员编制、经费保障等诸多问题,造成当前乡镇综合文化站与群众的基本文化需求、与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目标要求、与政府应承担的基本公共服务保障责任等存在距离。为此,玉环市文广新局探索乡镇综合文化站社会化管理运营模式,在楚门文化站开展试点工作,并且一直持续至今,取得了初步成效。
  做法:
  玉环市楚门镇是浙江省省级重点镇,楚门镇文化站拥有楚州文化城、文玲书院等多个文化设施,由于受文化站人员数量的限制,同时也为了探索文化站的社会化运行机制,自2013年起,引入市场化管理手段,实施公共文化服务社会购买计划。采取“政府+服务机构+志愿者”的公共文化服务途径,由政府宏观引导并出资,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社会组织提供专业化服务,带动志愿者、文艺骨干、企业家等“多方加盟”。
  一、文化需求调研是制定社会化运作方案的基础一般的公共文化产品,如艺术培训、体育培训、百科讲座、文艺演出、小型赛事、展示展览等,打造一定的社会影响力,随后在这种主动“上菜”的基础上,定期开展有针对性的市民文化需求调查,让百姓“点菜”、“订菜”,使之成为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的重要依据,避免政府“供给方缺陷”和百姓“需求方缺陷”的问题。如坎门街道综合文化站,服务项目从传统的书法、美术、摄影展览,中心工作主题宣传演出逐渐扩展到肚皮舞培训、手工美术剪纸培训等群众接受度更高的项目。
  大型文化活动的组织承办、向社会租赁文化设施及其管理与运营等,从而使得采购内容持续扩展,形成系统的菜单。如楚门镇,委托天宜社工服务社连续三年举办了“小镇风情、和美楚门”春节联欢晚会,群众反响极好。
  二、因地制宜选择不同的购买方式
  1.公共文化项目购买。改变政府包办做法,以政府出资或奖励形式,将“小城大爱”文化惠民工程、“书香楚门”全民阅读等重大文化活动和品牌文化项目改由委托生产或购买服务,吸引文艺团队、民间资本、社会力量进入文化服务领域。又如楚门镇公益杂志《楚门·里》、《曲桥》等,政府对杂志内容进行宏观把控,由楚洲人才梦工厂的专业团队对项目具体负责,高质量高效率完成了既定目标。
  2.公共文化设施整体服务外包。由政府投资3000多万元建成楚洲文化城、文玲书院等一批重要文化基础设施,每年安排150-200万左右专项资金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其中大约50%-60%的经费用于开展公共文化活动,培育基层文化团队等。运营以来,仅楚洲文化城就开展大型文化活动28次,举办培训、展览等50多期(次),提供服务13万余人次,培育文艺团队26支,发展文化志愿者780余人。具体操作流程:
  3.公共文化岗位购买。针对文化站人员不足,文化场所管理运营困难等问题,与物业公司、文化专业团队等第三方签订劳务合同,将文化基础设施交由第三方进行管理并提供相关服务。同时以劳务派遣形式购买公共文化岗位,对劳务派遣人员进行岗位培训,提高其业务技能,实现公共文化设施正常运营,减轻了管理压力和财政负担,开创了镇级公共文化设施委托第三方管理和运营服务的先河。
  三、市场主体的培育是文化站服务社会化的重要前提和路径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文化产品(服务)的其中一个主要制约因素就是市场发育不全,政府可选择的空间非常有限,大多项目只能采取定向采购的途径,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市场不公、产品(服务)质量下降、资金使用效率不高等问题。同时,扶持文化产业发展也是综合文化站管理运营创新模式题中应有之义。因此,培育文化市场主体是一项重要工作任务。通过广泛宣传,吸引创业人士、社会组织和企业进入文化产业领域;加上政策倾斜,《关于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文化体育服务的管理办法的通知》、《关于支持和促进文化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试行)》等政策文件,让先期进入的社会组织和企业有一定的利润空间加强指导,2017年又出台《关于玉环县重点文化企业认定和扶持资金申报的通知》,明确扶持主体,明晰申报流程,帮助转型进入文化产业的社会组织和企业尽快熟悉流程、掌握要旨、做精业务。近两年区域内陆续涌现出台州顽皮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浙江蛮好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一批新兴文化企业。
  成效:
  文化站实行市场化管理运营以来,楚门镇文化工作得到了群众高度认可,推动了该镇经济社会的全面协调发展。与2012年相比,居民娱乐指数和社会幸福指数分别上升了12分和5.2分。楚门乡镇文化站于2017年被定为特级文化站。楚门镇也相继获全国文明镇、省级文化强镇、省首届小城镇大文化十强示范样本、位列2015“浙江最具吸引力小城市”十佳榜单等荣誉。同时也给乡镇文化站带来了一系列的变化。
  一、文化站职能转换不断深化。随着乡镇综合文化站管理运营模式的推进,大量的公共文化服务职能从政府部门剥离出来,一些不该管、管不好、管不了的公共文化服务逐步向社会组织转移,生产职能和监管职能逐渐分离,倒逼文化站对自身职能进行改革,把主要精力集中到区域文化发展规划研究、文化发展机制的制定、文化项目的监管和文化团队的管理上来。目前所有乡镇的文化站工作人员均不再参与到文化活动的具体执行中去,更多的是对第三方提出的活动方案进行把关、对活动开展的过程进行监督以及对文化团队的培育管理。
  二、文化团队管控不断强化。随着文化人口的持续扩张,对文化人口的管理也显得越来越重要。如何把松散、自由的个体组织起来,引导他们成为社会正能量的倡导者、传播者、弘扬者,引领风尚,促进和谐,真正发挥文化的支撑作用乃是当务之急。坚持“三融合”原则,使文化人口、文化团队、社会组织和政府之间建立起相互支持、相互促进、相互监督、相互制约的紧密合作关系,建立市场准入机制,最大程度地发挥文化部门的影响力、号召力和控制力。自项目实施以来,县文广新局联合民政、工商等部门联动,鼓励有意向进入政府委托采购名单的民间文艺团队注册登记民办非企业组织、表演团队和民营团体,将原先类似于兴趣小组的社团逐步进行规范,新增民非和表演团体近10家,如阳光文化活动中心、媛梦艺术交流中心、春暖文化艺术团等。(玉环市文广新局周尼顺供稿)
  点评:

  玉环市综合文化站通过采用“政府+服务机构+志愿者”的公共文化服务途径,实施公共文化服务社会化购买计划,活跃了乡镇的公共文化生活,取得较大成功,对东部地区创新基层公共文化实施运营管理提供了“玉环样本”。玉环市基层公共文化设施购买公共文化服务的成功基于以下几个主要原因:一是以用户需求为导向,将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与用户需求紧密结合。二是坚持政府主导,购买思路清晰、购买内容丰富、购买流程合理。三是重视市场主体培育。政府制定了相关制度与配套政策,营造出好的市场主体培育氛围,为综合文化站社会化管理运营市场购买创造了有力条件。四是做到了管办分离、政事分开,明确了综合文化站相关利益方的责权。政府承担监督管理的职责,从而最大限度地发挥了社会组织的能动性以及提高了运行效率。为保证社会化运营管理后的专业化,文化站专职工作人员承担起了活动方案审核、过程管理以及专业团队培育等工作。五是着力培育公共文化社会团体,规范群众文化组织的管理工作,极大地丰富了政府购买公共文化产品的供给。(点评人: 张广钦,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








(编辑:市文广新局)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