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媒体视野
温岭街:古街复兴,接续历史
来源:台州日报 发布日期:2019-02-18 浏览次数:

  林 立

  美好的发展

  来自“愿望”

  温峤古镇,临海车站,这两个毫无关联的地点,不知是否给了读者相同的感受:

  古道也好,车站也罢,迎来送往的人,大多是想离开家乡闯荡的有志者,以及自外地归来的疲倦游子。

  温峤古街的古朴,是千百年繁华留下的轮廓;临海车站的变迁,是时代洪流冲出的雕塑。

  台州不乏古镇古街,因为隐藏在山海之间,这些历史瑰宝聚集了更多的群体故事。每一代人,都有跋山涉水的艰苦回忆,每一代人,也会在崭新的改变中感慨发展的苦与甜。

  台州的发展,诸多不易,太多艰辛。正因如此,台州人对古街与新城的发展,急迫是相同的,但怀旧是浓烈的。

  温峤古街亟待更新,同时也会得到“修旧如旧”的人性化发展。因为人们就是愿意看到陈阿婆在暖暖的老房子里,打着棉花,露出灿烂微笑;就是想要驱车半小时,踩在青石板上,松一松西装领带,咬一口阿公的火烧饼。

  临海繁华的“新客站”已成历史,每一个坐在新车站内用手机买票的临海人,不会忘记当年那些发生在车站的苦辣酸甜,更欣喜的是因为这最新的驿站,乡愁的苦闷,不再漫长。

  由居民们的愿望促进的发展,永远比被欲望催生的发展,更美好。

  本报记者颜玲佳文/摄

  温岭街位于温岭市温峤镇,历史悠久,是远近闻名的“千年古街”。

  由盛而衰

  温峤镇是浙江省历史文化名镇,这条温岭街始建于晋代,迄今已有1500余年历史。虽然名为“温岭街”,但它距离温岭市区6公里左右,在温峤镇镇中心位置。古街的建筑多建于清代及民国年间,呈南北走向,全长约1500米。有资料显示,唐代诗人李白曾作诗《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其中诗句“眷然思永嘉,不惮海路赊。挂席历海峤,回瞻赤城霞”中的“海峤”,说的就是这里。

  除了历史文化,温岭街周边还有许多风景名胜。西边有大浪山、鹅冠山叠翠逶迤;街北有唐代张兆期修道之地西仙源山,为道教七十二福地之第五福地;南边,唐代古刹明因讲寺香火不绝。古街北望,祇园寺、资福寺、妙严寺等古寺禅意悠然。也是当年县境西部唯一海陆沟通、商业繁荣的重要集镇。

  得益于文化、地理、自然风貌,直到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温岭街仍然商贾云集,有“老街三里,店铺千家”的景象。而此后,随着汽船码头的衰落,镇上开辟了一条新街,温岭街逐渐没落。

  街上老店

  安静的老街上,传来“咯噔咯噔”的声音,循声而去,是一家弹棉花店。店主人正利落地把一床快成型的棉被磨平。

  店主是位姓陈的阿婆。当年,年轻的陈阿婆嫁到温岭街后,就跟着丈夫一起学做“弹棉花”。这是一门古老的手艺,“我国至迟在元代即有此业”,从弹、拼到拉线、磨平,每一步的手法都有讲究,弹了40多年棉花,陈阿婆的手艺早已炉火纯青。按照温岭的风俗,嫁女儿时都要弹几条棉被“送嫁”,陈阿婆手艺好,又整日乐呵呵的,生意一直不错。

  从陈阿婆的店出来,继续往南走,有一个路口,卖火烧饼的阿公在这里卖了50年。他用新鲜的猪肉做馅,用料好又足,价格从以前的1元一个涨到了现在的5元一个。在温峤镇,阿公的烧饼摊几乎无人不知,人们来这里赶集,总不忘买几个带回去。

  再前行,能看到一口重修于清朝光绪年间的古井,内壁长满青苔,井水满盈。

  再走几步,是一家手工箍桶店,店门口摆放着蒸笼、泡脚桶、茶托等木制工艺品。店主金雪明曾被当地媒体报道过,报纸被他贴在墙上最显眼的位置。68岁的金雪明从小开始学箍桶,至今已有50余年。箍桶有20多道工序,需要用到大大小小的工具十余件,从最早的纯手工到后来使用锯子等工具,“箍桶”省力了不少。

  如今箍桶匠越来越少,金雪明也明显觉得生意难做,“很多都被塑料、铝制品替代了”。但他相信,“原汁原味的手工木作会有它的春天”。

  这些有趣的老店,都在温岭街上,靠着手艺和口碑,成了老街人生活的一部分。

  修旧如旧

  老街古旧,许多房子已经成了严重的安全隐患,开裂、沉降;有些房子长年不住人,也出现了坍塌迹象;老街上大多是木结构的房子,有些还曾失火过。重修,已经迫在眉睫。

  2016年,为了保障居民生活,并打造历史文化旅游街区,温岭市开始着手修缮温岭街。

  经过两三年的修建,目前,戴豪故居、戴家里、谢家、陈泰祥、春和里以及应立昌(海峰印刷厂)这6个点修复已基本完工,温岭街汽船码头的修建工作也在有条不紊进行中。其中,谢家已出租,目前正在紧张装修中。

  街上的陈泰祥曾是一家酒坊,欧派建筑,十分气派,历经风雨,此前一直闲置。如今,修葺后的陈泰祥焕然一新,老街居民、游客们可以随时到这里坐一坐、看一看。这是一座三层高的四合院,走进大门,左边的陈列柜上放着曾闻名遐迩的“温峤老酒”,右边的房间陈列着一组温岭根雕大师赵宝祥的作品,院子里摆放的是温岭市盆景协会的盆景作品,在阳光下映着灰色墙砖,古朴而又显得生机勃勃。

  蔡金花是这条街上的“原住民”,对于老街改造工程,她和许多居民一样,拍手称好,“原先地上坑坑洼洼,还很脏,现在街面平整干净了许多,下雨天也不会积污水。”蔡金花在老街上有3间店面,房子太老,已经出现了沉降,后间基本不能用了,做日用品生意的她只能把商品摆放在房子前半段,还在街上另一处租了两间仓库存放商品。不过,蔡金花的这三间店面将就要开始修缮了,政府承担部分修缮费用,“修好后,能利用的空间就多了,对我来说太便利了。”

  附近的居民夏妙青在街上开了一家理发店,街道平整后,人逐渐多了起来,比原来热闹很多,年轻时学过理发的夏妙青,决心开店为老年人理发,“现在生意还一般,以后会越来越好吧”。

  除了这些,老街夜市、中央养生体验馆、茶馆等项目建设都已经提上日程,有些已经在紧锣密鼓地施工中。老街人发现,温岭街正在逐步恢复昔日热闹的景况,他们相信,老街能焕发新春,这里的居住条件也将会变得越来越好。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